小 C

到隔壁岛国散散步(十三)

mola很懒:







江之岛站(江ノ島駅)是沿途所有站点中的大站,有个特别的候车室。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个陈列室,这里摆放着过去使用过列车的模型,也有铁路开通元年所使用过贵宾室的门。出站后的拐角处有官方的周边店,每次经过这样的店都忍不住要进去看看。进门前都特别认真地想好只是看看,进门后就是剁手也解决不了问题。






江之岛是相模湾中的一个小岛,属于神奈川县藤泽市,从湘南海岸走过江之岛大桥就能到达。远远就能望见江之岛上的最高地标,位于塞缪尔·科金花园(サムエル・コッキング苑)中的瞭望台(江の島シーキャンドル),加上其顶部避雷针的高度达到59.8米(海拔119.6米)。在大桥的此端遇到高傲的喵星人,一副懒得鸟你们愚蠢的人类的架势,到了彼端岛的那头又时常遇到懒洋洋的阿喵。突然想到在鼓浪屿也是处处能看到猫的踪迹,更别说还有个著名的猫岛(田代岛)存在,是不是喵星人都喜欢岛?是有水有鱼有食物吧。汪星人虽说游泳技术一流,估计对腥味不那么感冒才鲜少去岛上定居。再有就是招财猫(招き猫)一说了,我大天朝和岛国的商家都喜欢把猫视为招财的吉祥物,在店中摆设,有一说法黑猫是灵力最足的呢。





日本几乎每个寺庙和神社都有抽签处,想我这样走过路过都想看看自己运气的人一定不在少数。可是细数起来,从浅草寺试探自己运势之后就再也没抽过。因为对浅草寺的签很满意,也是老人家有命越算越薄的说法,当然还要加上我自认为还不错的克己力。但是到了江岛神社(江島神社)却无论如何要来抽一签,在看到结果时我真有点佩服得五体投地,想说这一签要是早点抽到该有多好。(一休Pause,插播一段广告,http://enoshimajinja.or.jp/#这是江岛神社的官网,点击右边菜单栏的おみくじ会有新的网页跳出,可以抽签)为什么这么说呢?把时间轴拉回到去神社前的半小时。


这时候刚上岸,听到一段阶梯下有欢快的嬉闹声。诶,是有什么奇妙的发现吗?好奇心不仅会害死猫,连怕猫的人都能害死。于是,我就顺着台阶走下去想看个究竟。结果就是喜闻乐见得不作死就不会死no zuo no die, why you try。一个大浪拍过来,直接把我下来干嘛的目的都拍懵了,就算往上跑也改变不了双脚泡水的事实了。欲哭无泪地望望天,还要跟我一样遭殃,但比我略占据高地的妹子们尴尬笑笑,再回首湿哒哒的一排脚印,我只想说“教练,我要烤脚底板”。




回忆杀结束,来看那个签是怎么说的。在旅行那一栏中,写的是“总运不错但别操之过急。请注意水难”。可别以为签只说中了一半,在坐江之电时,看到电车来就一路狂奔进站上车,接着就是怕什么来什么——坐错方向。







顺着山势往上走,一路能看到大大小小各种神社,有以求取辩才为主的,有因缘为主的,也有主攻钱财权利的。若是有上了年纪或者腿脚不便者同行,也不必担心,在江岛神社的附近有电梯(江の島エスカー),可以登到山顶。并且这个扶梯是分散成四段的,所以其中的主要景点也完全不会因为搭乘电梯而错过。有体力有兴趣当然是散散步更好了,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,到达顶部更是有成就感的喜悦。







翻过山顶继续向前,会来到一个“二分之一”处,这儿当然没有哈利波特中的九又四分之三车站那样神奇,穿越不到魔法世界,但也是个挺有趣的地方。这里是两分山(山二つ),它把江之岛恰好分成两半,跨过这个界限就进入另半个岛。看过了人造的神社、灯台,去前门瞧瞧自然风景吧。稚儿渊(稚児ヶ淵)位于小岛的西南端,是欣赏夕阳西下时分富士山的绝佳观赏点,被选为神奈川的五十佳景点(かながわの 景勝50選)。耳边不绝于耳的都是赞美声,太阳正开始倾斜角度,虽没有绝佳的余晖相称,可这美景依然醉心。看着大家都下到海边的岩石与大海亲密接触,说不心动是假的,但是想到那个签还是毅然地放弃了。嘶~~~,双脚有点凉。




再回到湘南海岸的路上,终于成功看到夕阳和富士山一同出现。白天略显模糊的雪山,在渐渐暗淡的光线下反而显得清晰,许是同样的白失了对比,别样的红映得出彩。唯独遗憾的是,大风吹乱了发型却还未吹干湿漉漉的脚丫子。再次坐上江之电,到达藤泽站留宿,结束匆忙散步的一天。



2014 一国一片

叽喳的旅行笔记:

2014年,跑的不少,拍的也不少,只是几乎没怎么整理照片,年初,看到别人纷纷发总结帖,想到拍了那么多放在盘里,似乎失去拍摄的意义,也对不起我背着相机到处跑,于是,到盘里去翻,一个国家修一张出来,对过去的2014有个交代







卢浮宫白天去了两次,拍到均不理想,晚上又转了过去,见到几个架着三脚架的摄者,我手持拍摄。






西班牙之米拉之家








葡萄牙里斯本,在逛了一些城市后,到了这里眼前一亮,被天上的蜘蛛网和地上星罗棋布的地轨吸引,还有那满城流动的黄色电车,于是,这个城市被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。






英国,住在斯凯岛的最东边,往最西面去拍日落,行程要一个多小时,盲目的开车上路了,却原来是一条羊肠小道,没有路灯,连掉头返程都难,各种信号也消失了,硬着头皮开到了目的地,按下几张后就匆匆的返程了。






蒙古国,全副武装的背着脚架,几乎是从垂直的石崖上下去,天黑了再爬上来,






阿尔巴利亚地拉那。






希腊迈泰奥拉,空中修道院,有人说是喀斯特地貌,有人说是丹霞地貌,像似在城市中在人群中山峰拔地而起,迎面扑来,又伸手可触,








马其顿奥赫里德湖,本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,下午四点多赶到湖边,太阳已经掉进湖里了,伴随着狂风,周围已经黑压压一片了,欧洲的白天就是这么短,






沙拉热窝,逛街回来后,住的窗口前万家灯火






黑山,科托尔古镇。






克罗地亚沙格勒布教堂,晚8点,钟声响起,感觉整个城市里德人都涌向了教堂,虔诚】专注,我静静的站在角落,不敢造次。






斯洛文利亚,阴霾的天气,却让布莱德湖透着一股仙气。






最后,家门口的照片,南京青奥村。











占夏:

虽然整个米兰都让我充满了不美好的回忆,但DUOMO本身实在太惊人了。


旅行书《那件疯狂的小事叫旅行》节选

从19号下午抵达中央车站到次日中午离开,算上7小时的睡眠时间总共加起来也只在米兰呆了十几小时。即便只是微旅行程中的小小过度站,短短一日却意义非凡——“我要去米兰跟两个同是远道而来的高中闺蜜约会!”正是让我产生一时冲动想出微旅这个“馊主意”的契机。早在开始行程安排之前我就已经确定了“6月19号必须在米兰过夜”(其实整个行程中间某一站被定死,给路线安排带来很大难度),因为Ama和莱尔同行飞抵罗马后一路北上会在米兰住一晚,这样我就可以在意大利和她们见面了。说到这里请允许我矫情地默默缅怀一下过去:A是我高中同桌,睡在我的上铺,那时候我们除了上厕所时候隔开一块木板,睡觉时候隔开一块床板,其余时间几乎形影不离,跟彼此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还多。印象里最后一次见面是回高中毕业典礼,一晃就是四年,她在美国变成了毛豆我在日本揉成了寿司。

这些年,很欣慰地,我们依然保持默契——她不联系我,我也不联系她。

生怕自己晚了,我一冲出火车站就风尘仆仆打的(整个欧洲行30天唯一一次飞驰体验花了我6,看来意大利交通费跟日本差不多)到了事先预定好的饭店(三人间一晚上才60欧,每人20欧比住青年旅社还便宜!果然还是结伴好啊!),一小时后Ama和莱尔才来敲开我们房间的门,三人相拥而笑,感觉还是那么近,好像只不过晚自习下课回到寝室这点儿功夫没见罢了。

6点半,三人出发,搭地铁去DUOMO,顺便觅食。

/// 此处省略若干字 ///

第二天一早就起了,要赶在中午离开前再去仔仔细细瞻仰一次DUOMO。

行李是前一晚收拾好了的,一个人轻轻地关上门离开并没有跟尚在睡梦中的友人告别。我讨厌正儿八经地说再见,也不知道要牵动多少面部肌肉才能做出谓之依依不舍的表情。而这样的不辞而别,就好像早晨我先离开了寝室,待会儿,不多久以后,我们又会在教室里见面的。


勤奋的刘小朵·LoFoTo:

天空,很蓝。

空气中是纯粹的焚香味儿,还有雄鹰划过天空。

远方,依旧有圣洁的呼唤,一个个朝圣者,不分老少,千万次重复着始终如一的动作。

漫漫天路,处处留下他们执著的足迹,以及一次次对天堂的向往。

涅磐寂乐,渴望下一个轮回。